读工商管理硕士?盘点,的“特殊意志”,还是作为它们总和的“全体意志”)所代替和代表_ 河北资讯网
首页 > 读工商管理硕士?盘点,的“特殊意志”,还是作为它们总和的“全体意志”)所代替和代表 > 正文

读工商管理硕士?盘点,的“特殊意志”,还是作为它们总和的“全体意志”)所代替和代表

来源:四川中公考研网 | 2019-09-16 03:44:43


人生如推石上坡,走两步,感觉快到顶端,但大石又哗啦啦冲下坡来。反复的推反复的下坠,我们就要放弃吗?我们就要逃避吗?

近代日本的模板

吃饭的时候跟你拿双筷子,然后拿菜单你们来先点菜,你没带橡皮我借给你用,我有支笔你先用,就是么一些日常生活中很小的细节慢慢去积累起来。

同样是以欧洲的政治传统为前提,与白芝浩相反,也有学者强烈主张主权本质性的不可分割。那就是在白芝浩的《自然学与政治学》问世的100多年前,出版了《社会契约论》的让-雅克·卢梭(1712-1778)。在文中,卢梭认为:即便国家中包含诸多城市,其主权也是单一的,如果分割则必然导致毁坏。(卢梭:《社会契约论》,桑原武夫、前川贞次郎译,岩波文库,第三辑第十三章“主权怎样得以维持”。)然而,卢梭并不是否定了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。卢梭是根据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历史先例,从国家成立产生主权的过程中,为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找到了证据。卢梭把主权与“一般意志”一体化,将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等同于既产生于所有的“特殊意志”又超越所有的“特殊意志”的“一般意志”。最能体现无法被任何东西(无论是某种特定的“特殊意志”,还是作为它们总和的“全体意志”)所代替和代表的、绝对的、普遍的“一般意志”的东西,除了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外,大概也别无他物了。不过,也许可以认为:相对于白芝浩以“自由国家”为媒介,提出了更富有历史性、更为曲折的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,卢梭则以“一般意志”的逻辑为基础,推导出了一个更为哲学的、直线的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。

一、充分认识实习的意义和要求

英国历史学家乔治·桑瑟姆(George Sansom,1883-1965)是欧美最优秀的日本历史学研究者之一,堪称此领域的先驱者。战前他曾作为驻日本外交官在日本30多年,是为数不多的日本通。战后的1950年12月,在东京大学举行的题为“世界史中的日本”的一系列讲座中,他把欧洲(尤其是英国)与日本进行了比较,重点分析了1600年以后两国在政治发展上产生分歧的主要原因。桑瑟姆将之归结为“自由主义”(Liberal Tradition)的有无,特别是导致议会发达的“尊重少数者的权利和意见的某些传统”,乃至“每个个体在某种程度上对其他个体的意见、行动的自由的尊重”的传统的有无。这就是白芝浩口中欧洲“前近代”的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的传统。桑瑟姆据此阐明了英国在政治生活中发生的变化——从封建制度向中央集权的君主专政再向议会政治的变迁。在16-18世纪,这种政治上的发展,不仅发生在英国,荷兰、法国等欧洲各国也都出现了,但却并不见于同时代的日本。

在19世纪后半叶的幕末维新时期,当日本以建构国家为具体目标,以欧洲为最佳模板开始近代化进程时,欧洲则基于自身的历史经验,开始对“近代”进行理论性的省察。从“近代是什么”的问题意识中,已经可以看到“近代”概念的萌芽。这里我想讨论其中的代表性事例,也就是活跃于19世纪后半叶的英国新闻记者沃尔特·白芝浩(1826-1877)的尝试,它可以为回答本书的课题——“日本的‘近代’是什么”提供一个线索。

但是,尽管如此,白芝浩在19世纪后半叶提出的关于以英国为中心的欧洲的“近代”概念,对于思考以之为“模板”的、在同时代起步并取得进展的日本“近代”的形成所具有的特质,还是有其意义的。

英国历史学家乔治·桑瑟姆(George Sansom,1883-1965)是欧美最优秀的日本历史学研究者之一,堪称此领域的先驱者。战前他曾作为驻日本外交官在日本30多年,是为数不多的日本通。战后的1950年12月,在东京大学举行的题为“世界史中的日本”的一系列讲座中,他把欧洲(尤其是英国)与日本进行了比较,重点分析了1600年以后两国在政治发展上产生分歧的主要原因。桑瑟姆将之归结为“自由主义”(Liberal Tradition)的有无,特别是导致议会发达的“尊重少数者的权利和意见的某些传统”,乃至“每个个体在某种程度上对其他个体的意见、行动的自由的尊重”的传统的有无。这就是白芝浩口中欧洲“前近代”的“基于讨论的统治”的传统。桑瑟姆据此阐明了英国在政治生活中发生的变化——从封建制度向中央集权的君主专政再向议会政治的变迁。在16-18世纪,这种政治上的发展,不仅发生在英国,荷兰、法国等欧洲各国也都出现了,但却并不见于同时代的日本。